欢迎您访问潍坊人民防空网站     无障碍浏览
 
 
  理论精选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建设 > 理论精选 >> 详细内容

学习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关于反腐倡廉的重要论述

时间:2012/7/19 17:05:47 浏览次数:
   在"七一"讲话和最近出版的《论"三个代表"》一书中,江泽民同志深刻阐述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科学内涵和精神实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集中论述了在中国共产党执政条件下,特别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党的建设问题,回答了面向21世纪"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时代课题。按照"三个代表"的要求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就可以保证我们党能够始终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反腐败斗争是按照"三个代表"要求加强党的建设的重要内容,因此必须要从"三个代表"的高度看待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充分认识到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极端重要性。"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同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同志关于反腐倡廉的一系列论述是完全一致的。认真学习、研究、落实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同志关于反腐倡廉的理论,对于实践"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坚决铲除腐败现象,加强党的建设和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和社会主义政权,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胜利进行到底,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毛泽东同志在党取得执政地位的条件下开展反腐治贪斗争、加强党的建设和政权建设的理论和实践的探索  在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同志就已经形成了在党内、革命根据地政权内、军队内开展反腐治贪斗争的思想。毛泽东同志反腐治贪思想是对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失败、农民政权得而复失的血的教训的科学总结,是革命战争时期开展反腐治贪斗争、加强党的建设和根据地政权建设的经验总结,是毛泽东思想体系的重要内容。
    毛泽东同志在长期领导革命战争的过程中,把反对党和根据地政权内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提倡艰苦奋斗的作风,提到党的建设、军队建设和根据地政权建设的高度来认识,作为党的建设、革命根据地政权建设和革命军队建设的重要内容;把思想建设、作风建设放在首位,通过整党、整军、整风运动,坚持对党员和干部进行深入不懈的思想教育;形成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以及批评与自我批评相结合的三大优良作风;采取在艰苦战争年代从严治党、预防和反对腐败的积极有效的措施。在抗日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前夜,毛泽东同志向全党推荐了郭沫若写的总结明末农民起义由于腐败而惨痛失败的史论《甲申三百年祭》,告诫全党警惕骄傲腐败亡党亡国的历史教训,对全党进行反腐教育。1947年1月民主人士黄炎培访问延安,就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会不会重蹈明末李自成和清末洪秀全覆辙的问题,向毛主席请教。毛泽东谈到共产党如何跳出由盛而衰的历史周期率时指出:"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权,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民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参见黄炎培:《八十年来》,文史资料出版社1982年版,第148-149页)提出了民主治腐的正确思路。
    取得政权以后,党的工作环境、地位和任务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党面临着执政的考验。毛泽东同志为开展反腐倡廉工作、加强党的建设,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和探索,奠定了党在执政和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条件下反腐倡廉理论的基础。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同志就告诫全党要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艰苦奋斗的作风,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进攻。毛泽东同志对执政后如何抓好执政党的廉政建设作了充分的准备。在建国初期,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党采取了一系列反腐治贪措施,经受住了执政的考验。
    1956年以后,党的执政地位和政权得到巩固,但同时又逐步形成了权力过分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个别党员干部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的现象有所滋长。面对腐败的滋生和蔓延,毛泽东同志提出了一系列好的思想观点,例如:关于把反腐治贪作为执政党建设的头等大事来抓,把反对和惩治党内、政权内腐败提高到政权得失的高度的科学认识;从历史唯物主义高度出发,认为人民是新中国的真正主人,共产党和人民民主政权是不允许腐败现象存在和蔓延的,腐败是反人民、反民主、反人民政权的思想;关于腐败产生的阶级根源的观点,等等。同时,还提出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反对腐败、加强党的建设的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和要求,例如:主张年年整风,开展专项反腐治贪,反对官僚主义和特殊化;提出民主治腐,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开展反腐斗争;提倡艰苦奋斗、干部定期参加劳动,密切联系群众;实行教育与惩治相结合,建立监督制度;要求从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抓起,惩治腐败要敢于碰硬,严厉查处大案要案;倡导干部自律、以身作则,严格党内生活,坚持民主集中制,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等等。所有这些,都需要我们认真领会和掌握。
    但是,在"左"的思想指导下,当时的反腐斗争也出现了一些偏差,如对腐败产生原因的分析上,简单地归结于个人道德素质,把腐败产生的外部根源绝对化为资产阶级进攻和阶级斗争,忽略从具体制度上、体制上进行分析;过分夸大干部中的腐败面,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在反腐败斗争中运用革命战争时期大搞群众运动和政治运动的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的方法,缺乏采取民主的、法制的方法;没有完全处理好经济建设与廉政建设的关系,以反腐治贪斗争严格控制经济生活,搞平均主义,否定群众合理的利益要求,致使经济生活缺乏活力,直至"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同志反腐治贪的思路和目的又为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所利用,走到了反腐倡廉良好愿望的反面,最终没有找到社会主义建设条件下执政党反腐倡廉的正确且有效的途径。
    毛泽东同志在执政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反腐治贪理论和实践探索,既形成了一些成熟的思想,又存在某些局限。要把毛泽东思想中反腐倡廉、加强党的建设的正确思想,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特别是"文革"中反腐治贪工作中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的趋势区别开来,真正继承毛泽东思想中反腐治贪、加强执政党建设的正确思路,认真总结经验,发展和完善执政党廉政建设的理论,进一步探索执政党廉政建设的正确道路。
    二、邓小平同志反腐倡廉理论是社会主义改革开放新时期开展反腐败斗争、加强党的建设的强大思想武器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社会主义改革开放既是坚持和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成功之路,同时又是对党和政权的又一次严峻的考验。邓小平同志认为,不改革开放,死路一条,苏东的历史教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改革开放、实行市场经济又使我们党面临新的执政的严峻考验。邓小平同志对新的考验高瞻远瞩、早有预见,逐步形成了新形势下我党反对腐败、加强党和政权建设的新思路。
    1.反复强调腐败的危害性、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和极端重要性,认为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
    邓小平同志清醒地估计到新的历史条件下腐败滋生和蔓延的严重性,从关系执政党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腐败的危害性以及反对腐败的重要性。他指出,腐败现象虽发生在少数人身上,但却严重侵蚀党的肌体,损害人民的利益,破坏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不下决心加以解决,势必影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影响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步伐,甚至有毁掉我们事业的危险,有亡党亡国的危险。针对改革开放政策实行一两年相当多干部被腐蚀的状况,他认为"如果我们党不严重注意,不坚决刹住这股风,那末,我们的党和国家确实要发生会不会'改变面貌'的问题。这不是危言耸听"。(《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403页)邓小平同志强调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反腐败斗争具有长期性。他多次讲到,抓党风要贯穿整个改革过程中。在视察南方的重要谈话中,他再次强调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
    2.科学地分析了腐败现象产生的阶级根源和社会历史原因,着重从体制和具体制度上剖析腐败产生的社会基础。
    邓小平同志认为,一些严重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消极的东西。改革开放与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发展经济的必由之路,但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主义和其它剥削阶级的腐朽思想会乘虚而入。如果党的建设工作、思想政治工作、反腐倡廉工作抓得不力,腐败现象就会很快蔓延开来。他特别重视从体制和具体制度着眼,深刻揭示腐败产生和蔓延的体制原因。"我们过去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是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33页)"这种制度问题,关系到党和国家是否改变颜色,必须引起全党的高度重视"。(《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54页)
    3.强调反腐斗争首先解决正确的理论和路线指导问题,必须服从党的基本路线,服务于经济建设。
    邓小平同志全面阐述了廉政建设和经济建设的关系,认为大力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是开展反腐败斗争的根本目的。"经济建设这一手我们搞得相当有成效,形势喜人,这是我们国家的成功。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54页)他强调:经济建设是我们的大局,"一切都要服从这个大局。"(《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29页)反腐败斗争不是孤立的、游离于经济建设之外的独立的政治活动,离开了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反腐败必然失去其服务对象和真正意义。反腐败斗争必须服从于和服务于党的基本路线和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任务,这是坚持反腐败斗争正确方向的原则问题。
    4.一再主张坚持"两手抓"的原则,提出靠教育和法制两种手段来解决腐败问题,坚持标本兼治、重在治本,走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的治腐道路。
    邓小平同志一再强调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必须坚持"两手抓"的原则。他说:"我们要有两手,一手就是坚持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的政策,一手就是坚决打击经济犯罪活动。"(《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404页)要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两个文明都搞好。"我们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惩治腐败,这两件事结合起来,对照起来,就可以使我们的政策更加明朗,更能获得人心。"(《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14页)解决腐败问题,除了采取行政手段,严明纪律、党纪国法,重要的在于抓好思想教育。他在总结1989年政治风波的经验教训时说,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思想政治工作薄弱了。必须教育人民、包括共产党员在内,应该保持艰苦奋斗的传统。端正党风,加强廉政建设,必须从教育入手。邓小平同志认为,在抓思想教育的同时,重要的是靠民主法制解决好反腐败问题。"我们主要通过两个手段来解决,一个是教育,一个是法律。"(《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48页)反对官僚主义,要解决思想问题,也要解决制度问题,比较起来,"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制度问题不解决,思想作风问题也解决不了"。(《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33、328页)腐败现象的长期性决定了腐败问题已经不能靠一时的、突击性的政治运动,而要开展经常的斗争,纳入法制轨道,通过健全法制来解决。"不能采取过去搞政治运动的办法,而要遵循社会主义法制的原则。"(《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71页)他坚决反对阶级斗争扩大化的极"左"的斗争方式,一贯主张依靠思想教育和民主法制,坚持标本兼治、重在治本,把反腐败斗争纳入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的轨道。
    5.明确提出开展反腐败斗争要突出重点,从党内入手,从领导干部抓起,从严治党,依靠群众,加强监督。
    邓小平同志认为:"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80页)绝不能把所有社会风气都当作党风问题,但搞特殊化、以权谋私等腐败现象主要来自党风,惩治腐败成效不大原因也在党内。他要求做几件让群众满意的事,强调要从领导干部抓起,切实把党内搞好。他说:"高级领导干部能不能以身作则,影响是很大的。现在,不正之风很突出,要先从领导干部纠正起"。(《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25页)邓小平同志坚持把反腐败斗争与群众路线结合起来,依靠群众,加强监督。"我们需要实行党的内部监督,也需要来自人民群众和党外人士对于我们党的组织和党员的监督";(《邓小平文选》第1卷第215页)"最重要的是要有专门的机构进行铁面无私的监督检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32页)民主政治的好处是能够使我们党得到群众监督,克服党员堕落腐化的危险。腐败现象与权力紧密相关,邓小平同志提出了反腐败要突出重点,防止权力的关键部门蜕化的思想;告诫要着眼于抓重点,要知难而进,要下大的决心,要有坚忍不拔的毅力。
    邓小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倡廉理论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在社会主义改革开放新时期对毛泽东反腐治贪思想、党的建设和政权建设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开展反腐斗争、加强党的建设的指导理论。
    三、在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21世纪的新阶段,江泽民同志继承和丰富了毛泽东、邓小平关于反腐败斗争的理论,提出"三个代表"建党思想,从而形成了一整套我党新阶段反腐倡廉的理论
    在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全面推向21世纪的关键阶段,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和改革开放的深入,一方面经济迅速发展,一方面腐败现象有所滋长蔓延,使我们党面临着十分紧迫而艰巨的反腐败斗争任务。江泽民同志在"七一"讲话中指出:"要深刻认识和吸取世界上一些长期执政的共产党丧失政权的教训。党执政的时间越长,越要抓紧自身建设,越要从严要求党员和干部"。他强调"党要管党的原则和从严治党的方针",是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重要保证。江泽民同志从"三个代表"的党建思想的高度着眼,全面总结了古今中外各国各党及社会主义国家反腐败的经验教训,全面总结了我国在革命战争时期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反腐败斗争的经验教训,全面总结了我党改革开放20年来开展反腐败斗争、加强党的建设的经验教训,继承和丰富了毛泽东、邓小平关于反腐倡廉的理论,形成了一整套我党在新的阶段反腐倡廉的理论。
    1.深刻阐述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全面进入21世纪的新阶段,开展反腐斗争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强调要把开展反腐败斗争作为执政党建设的重要任务,坚持不懈地抓到底。
    邓小平同志在向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作政治交待时强调指出:"要聚精会神地抓党的建设,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14页)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开展反腐败斗争作为深化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重要保证,作为加强党和政权建设的重要措施,作为党能否巩固执政地位、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事业能否继续发展的头等大事,坚定不移地一抓到底,取得了一系列阶段性的成果。江泽民同志说:"反对腐败是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严重政治斗争。"(《十五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49页)在这个问题上,旗帜必须鲜明,态度必须端正。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就没有坚强的政治保证,就会走到邪路上去。他在"七一"讲话中再次强调,"全党同志一定要从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充分认识反腐倡廉工作的重大意义,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
    2.全面剖析了新阶段党内和国家政权内腐败现象产生的深刻的阶级、社会和体制原因,从而明确了反腐斗争的着重点。
    江泽民同志认为,在我国社会主义条件下,仍然存在腐败现象,有种种复杂的原因:一是受封建主义思想的影响,腐败是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的产物。我国有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历史,封建主义思想在党内、社会生活中仍然存在。二是在实行对外开放、搞市场经济的特殊条件下,西方资本主义思想、市场经济消极影响会乘虚而入,侵蚀我们的党员干部。三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根本制度是优越的,但由于在体制上、具体制度上还不完善、不健全,存在许多漏洞和薄弱环节,使腐败滋生有可乘之机。四是我们党在思想教育上、从严治党上、精神文明建设上和文化建设上存在一手硬一手软、好人主义、治党不严、忽视教育等问题。江泽民同志认为,以上这些都是造成新的历史条件下腐败进一步蔓延和滋生的原因,反腐败必须进行综合治理。腐败作为一种社会政治现象,是与权力、与干部人事制度密切联系的,权力和吏治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江泽民同志特别指出,"一个执政党,如果管不住、治理不好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后果不堪设想。历史上的腐败现象,为害最烈的是吏治的腐败。由于卖官鬻爵及其带来和助长的其他腐败现象,造成'人亡政息'、王朝覆灭的例子,在中国封建社会是屡见不鲜的。这种历史的教训值得我们注意"。(《十四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967页)江泽民同志的论述为正确开展反腐败斗争、从具体制度和体制这一着重点上入手治理指明了道路。
    3.提出反腐败工作要紧紧把握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与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有机结合起来,服从于党的基本路线,服务于党的工作大局。
    江泽民同志认为,把反腐败同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对立起来,认为反腐败会影响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抓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就不能反对腐败,这种观点是不对的;在反腐败过程中,不紧紧把握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注意更好地为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服务,也是不对的。他指出,"反对腐败是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的必然要求,是集中力量把经济建设搞上去的重要保证"。(《十四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02页)一定要把开展反腐败斗争同坚持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坚持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大局有机地结合起来,服从于党的工作大局,服务于党的工作大局。
    4.提出了新阶段加大反腐斗争力度的总体部署和一整套方针办法,采取了一系列反对腐败和加强党的建设的有力措施。
    江泽民同志在"七一"讲话中指出,"从严治党,必须全面贯彻于党的思想、政治、组织、作风建设,切实体现到对各级党组织、广大党员和干部进行教育、管理、监督的各个环节中去。"要全面加强党的思想作风、学风、工作作风、领导作风和干部生活作风建设,使各级干部都能忠诚地为群众谋利益。他还认为,反腐败必须要有重点,重点是抓好党政领导机关、行政执法机关、司法机关和经济管理部门,抓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反腐败斗争必须讲政治,正确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严格掌握政策;反腐败要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要边整边改、边反边建;要从思想上筑牢拒腐防变的堤防,同时通过体制创新努力铲除腐败现象滋生的土壤和条件,加大从源头上预防和解决腐败问题的力度;要把查处案件、纠正不正之风同加强思想教育、制度防范和管理监督结合起来;要把集中严惩和打击违法犯罪、加强法制建设同加强思想建设结合起来;要抓住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集中力气,加强斗争,不管涉及的人多少,都要一查到底,该关的关,该判的判,该杀的杀,绝不手软;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带头廉洁自律,带头维护党纪国法的严肃性;各级党委要加强领导,党政一齐抓,多方协调,形成合力;全面加强党的思想建设、作风建设和组织建设,保持党的先进性,防止和抵制腐朽思想文化的影响;要切实加强各级党组织和纪律检查机关的监督,健全人民群众、民主党派、党内党外的民主监督机制,加强法制建设;要坚持走群众路线,依靠群众加强廉政建设,动员群众同党一起参加反腐败斗争,等等。
    江泽民同志在新的阶段提出的反腐倡廉理论,对于当前正确而有效地开展反腐败斗争、加强党的建设,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